? 曾國屏 : 論走向科學技術學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論壇 >> 科學文化
曾國屏 : 論走向科學技術學
                                                        論走向科學技術學

                                                                曾國屏

                               (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中心,北京  100084) 


         摘要:從多角度考察了走向科學技術學的趨勢,以及討論了科學技術學以科技哲學、科技史、科技社會學、科技政策和管理為基礎學科構架的問題。 
        關鍵詞:科技哲學,科技史,科技社會學,科技政策和管理,科學技術學

        當代科技社會化、社會科技化日益發展,科技活動和發展的作用和地位日益顯著,科學技術及R&D成為最重要的社會活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2000年R&D/GDP達1%,2001年達1.1%,科技R&D也進入高速增長期,應該較快達到2%~3%。 
        科學技術、教育、經濟、文化……,如此等等日常話語,人們耳熟能詳。從類比的角度看,應該有這門一門學科,如同教育學、經濟學、文化學……等學科那樣,以科學技術為對象并形成相應的學科,即科學技術學。

         一個分析的起點

        假如真有一門科學技術學,以科學技術為研究對象,那么概括地說,這是對于科學技術的活動和發展的研究。顯然,這種研究的基本理路是一種從人文社會科學的角度來對于科技活動和發展的分析和綜合。簡言之,主要是從文科角度對于科學技術的再認識。當然,這種角度的研究,并不排除采用種種其他方法,包括采用科技方法、數理方法。
        對于“科學技術的活動和發展”的基本含義進行剖析,也就是從“科技活動維”和“科技發展維”分別加以剖析。
    科技活動,其最基本含義就是科技認識和科技實踐兩個基本方面。對于“科技認識”方面的研究,即大體上是科技認識論和方法論的研究,這當然就是“科技哲學”。而對于“科技實踐”方面的研究,可以說基本的也就是關于科技(社會)實踐論和組織論的研究,這大體上也就是“科技社會學”。
    科技發展,其最基本的含義就是關于科技的歷史、現在和未來的研究。對于“科技的歷史”的回顧考察、以史為鑒,這是“科學技術史”?!翱萍嫉默F在和未來”也就是協調現在、謀劃未來的問題,這方面的考察,大體上是“科技政策(和管理)”的基本任務。
    于是,這里的剖析如圖1所示。

     圖1中所示的是一種邏輯關系,我們可以將它看作是“科學技術學的學科構架基本原理”。那么,這里提示我們,如果將“科學技術學”看作“一級學科”,其中至少包含如下四個基本的“二級學科”:科技哲學,科技史,科技社會學,科技政策學。
     當然,學科構架基本原理也許更應是三維的;各個座標間的可能組合也是豐富多彩的。







        圖1   對于科技活動和發展的分析及其所對應的分支學科

       從國際學術發展的軌跡看
 
        當科學大踏步前進,終于成為了一種專門學術領域、一種顯著的社會活動時,1837年威廉·惠威爾(W. Whewell)《歸納科學的歷史》、《歸納科學哲學》兩本著作的出版,成為“科學史和科學哲學這兩門學科產生的標志” 。也標志了科學史與科學哲學有著不解之緣。
    科技史與科技哲學帶著這種不解之緣進入20世紀,在西方,特別是隨著維也納學派邏輯經驗主義科學哲學的興起,帶來了科學哲學幾乎整整興旺了一個世紀,特別是1960年代更是達到了其興旺之巔峰。在東方的社會主義國家,是在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下開展工作的,關于自然辯證法,原蘇聯側重于“自然辯證法哲學問題”;中國則在“自然辯證法”旗幟下建設一種綜合性的學科群,或曰“大口袋”。
        事實上,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這些相關學科都打上了馬克思主義的印跡。19世紀,馬克思主義創立者史無前例地關注和論述了科學技術。在此影響下,1920年代波蘭學者提出了“科學學”(naukoznawstwo)一詞,1930年代翻譯成英文時采用了science of science。特別是,1931年,在英國召開的國際第二屆科學史大會上,原蘇聯黑森(B. Hessen)的《牛頓力學的社會經濟根源》一文,產生了重要的國際性學術后果。
    一方面,1939年,英國物理學家貝爾納出版了《科學的社會功能》,重點論述了科學活動的數量分析方法、科學教育、科學的應用、科學政策、科學研究的組織管理等問題,被公認為科學學的主要創始人。  隨后,主要是東歐國家,科學學得到了一定的發展。  “在國際上,……曾到達過一個共識,即東方國家(指蘇聯和東歐國家)的科學學基本上就是西方國家的科技政策研究?!?nbsp; 對于本文的討論,注意到這一“共識”尤其重要。
       同時期,也正是在黑森的影響下,默頓1930年代的博士論文《十七世紀英國的科學、技術與社會》,首次使用了“科學、技術與社會”(STS)的提法,同時被視作科學社會學的奠基之作。 
美國科學社會學的發展歷程表明,科學社會學是社會學與科學學的結合,而科學史的研究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橋梁作用。  劉珺珺也指出,科學社會學,是社會學與科學史學相融合的產物;從一開頭就有兩種研究傳統,即以默頓為代表的狹義的科學社會學研究傳統和以貝爾納為代表的廣義的科學社會學研究傳統;隨著人們認識范圍的不斷擴大,廣義的科學社會學研究或對科學的社會研究日益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 
    隨著科學學、科學社會學在1950~1960年代迅速成長,1960年代末以來,在美國出現了“科技與社會”。殷登祥指出:“廣義的STS是一個學科群,是科學史、技術史、科學哲學、技術哲學、科學社會學、技術社會學、科技政策研究等學科對科學、技術和社會相互關系進行研究的總稱。這在美國學術界是一種比較流行的觀點?!?nbsp;
       20世紀70年代以來,科學知識社會學(SSK)在歐洲異軍突起,它試圖以社會因素說明科學知識的產生和發展。
        特別還有,作為二戰以后國家大規模資助科學技術、介入國家科學技術活動的后果,《科學:無盡的前沿》(1945)為代表的科學技術政策報告出現了。1963年聯合國在日內瓦召開的科學技術會議后,科技政策成為一個專業性術語并被發達國家共同采用。
       因此,從學科發展的歷史軌跡上看,最先是科技史、科技哲學,而后是科技社會學、科技政策學(科學學)順序地出現了。
  
       從學科體制化進程軌跡看

       1892年,法蘭西學院終于首次設立了科學史教授席位。隨后,在歐洲的多個國家,會議、協會、雜志有了較快的進展。薩頓(G. Sarton)1912年在比利時創辦《ISIS》;1920年起在美國哈佛大學開設系統的科學史課程,1924年成立了科學史學會。在英國,科學史家辛格與1923年建立了倫敦大學學院的科學史與科學方法系。  
       1947年成立的國際科學史學會和1949年成立的國際科學哲學學會,在1956年合并組成了國際科學史與科學哲學聯盟/科學史分會(IUHPS/DHS)。該學會現在是國際科學理事會(ICSU)所屬26個科學聯合會成員之一,有44個國家(含地區)的成員,19個專業委員會。 
        在大學中學科建制的情況,是學科建設和成長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標志。我們接下去考察一些國際著名大學的相關系所的建立和演變。
        在美國哈佛大學,1950年代建立“科學史系” 。目前,該系有正式教員19人,輔助教員4人,教學管理人員15人(其中包括科學儀器收藏管理方面的人員)。
        1970年代,美國賓西法尼亞大學發展起來“科學史和科學社會學系” ;正式教員9人,助理教員4人。英國劍橋大學建立“科學史與科學哲學系”;  正式教員11人,系務工作人員5人,計算機工作人員1人,圖書館工作人員3人,博物館工作人員4人,一大批兼職人員(其中在系里有辦公室的有7人)。
        1989年,倫塞勒爾理工學院建立了美國第一個“科學技術學系” ,在美國最早授予“科技學”學士、碩士和博士。該系正式教員14人,兼職教員3人。隨之,康奈爾大學建立“科學技術學系”  ,涵蓋從本科到博士教育。該校二戰時期開始了科學史和相關講座,1970年代設置了科技政策分析和相關學科,1991年這些相關的領域聯合發展成科學技術學系。該系有15名正式教員(含退休教授2人)和3名兼職教員。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1923年最先建立“科學史和科學方法論系”的倫敦大學學院,現在也已經是“科學技術學系” 。該系含本科(主要以二學位形式授予理學學位)和研究生教育,在英國首先授予科技學的學位,研究方向包括關于科學的歷史、哲學、社會學、政策學和傳播學。其中,長期教員9人,研究員4人,管理2人,其他的課程教師5人。
         東京工業大學1990年代進行的改革中,建立起來“經營工學專攻”(系),  包含四個講座(所):開發、生產流通工學講座11人(技術創新、技術政策;生產管理、品質管理,等);財務經營工學講座2人(工業經營、經營財務、會計情報、理財工學,等等);經營數理、情報講座4人(運籌學、應用概率論、數理計劃法、經營情報システム,等);技術構造分析講座7人(科學史、技術史、科學技術社會論(STS)、科學方法論、知識構造論)。顯然,其中主要的是:科技史,科技哲學、科技與社會,以及科技政策;另外,與情報信息分析、產業經營聯系在一起。
        另一個例子是明尼蘇達大學。該校1953年率先成立國際上第一個科學哲學中心。1972年,又成立了科學技術史計劃,其他還有信息處理史研究所,醫學史計劃和認知科學中心等。1992年,在美國國家科學基金資助下,聯合成為“科學技術學”(Studi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計劃。 簡言之,由科學哲學、科學史,走向了科學技術學。
        以上的簡單考察中,已經顯示出這樣的兩個方面。首先,從體制上來說,也是對于科學技術的某一方面的研究,走向對于科學技術的更多視角的研究;其次,當代的趨勢是走向“科學技術學”,而且在相應的系、所中,都包含有科學哲學、科學社會學、科學史學和科學政策學這樣幾個基本方面。

      《科學技術學手冊》所反映的情況 
       由4S學會(Society for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成立于1970年代)資助、一批名家編輯出版的《科學技術學手冊》于1995年問世,篇幅820頁,正文包括五個部分和28章:

第一部分 概論
1. 重新發明車輪
第二部分 理論和方法
2. 科學動力學的4種模型
3. 科學技術學的未來:關于方法論的沉思
4. 關于“性別與科學”研究的起源、歷史和政治:第一人的解釋
5. 科學學的理論圖景:社會學傳統
第三部分 科學文化和技術文化
6. 科學及其他內生知識體系
7. 實驗室研究:對科學學的文化探索
8. 工程學
9. 技術的女性主義理論
10. 婦女和科學職業
第四部分 建構技術(技術的建構)
11. 復雜的技術學
12. 從“影響”到社會過程:社會和文化中的計算機
13. 科學學與機器智能
14. 人類基因組計劃
第五部分 傳播科學和技術(科學和技術的傳播)
15. 話語、修辭和自反性
16. 科學與媒體
17. 公眾理解科學
第六部分 科學、技術與辯論
18. 科學的界限
19. 關于科學的辯論:美國公眾爭論的動力
20. 對科學學的環境挑戰
21. 科學作為知識產權
22. 科學知識、辯論和公共決策
第七部分 科學、技術與國家
23. 科學、政府和知識政治學
24. 與政治學的含義相同:美國的政府與科學
25. 變化中的科學和技術的政策議程
26. 科學、技術和軍事
27. 欠發達國家的科學和技術
28. 世界的全球化:國際關系中的科學和技術
        該《手冊》實際上是由28篇專題論文組成,主要是關于科技社會學和科技政策學方面的內容。但《手冊》的導言中專門交代了與科學哲學、科學史的關系,指出這里較少涉及到它們,只是因為不想重復大家已經相對熟悉的東西。因此,這里大體上是從“科學技術學”的四個基本方面進行的內容組織。
關于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的翻譯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或 Science Stidies)到底怎樣翻譯,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一種建議是將其譯作“科學技術研究”。但這樣做時,會與科學技術之中的“科學技術研究”難以區分。而且,這種誤解還會帶來實踐上的難以接受。在英文,前一個原文是Studies,而后一個的原文一般采用Researches,其區分是明顯的。
        若干年前,在翻譯約翰·齊曼的著作時,譯者將Science Studies 譯成“元科學” 。針對該書,采取這種譯法是無可非議的。但是,這是否是一般具有一般性的譯法呢?近年,有學者建議,一般地,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是指對于科學技術認識和活動的再認識,因此是“科學技術元勘” 。這的確也非常有道理的。但是如果將之作為學科看待,采用“元勘”作為學科名稱過分生僻、不合我國學科目錄上關于學科的稱謂習慣。
        還有學者認為,應該譯作“科學技術論”。這樣一來,暫時不考慮如何理解Theori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當使用“論”時往往帶上了濃厚的哲學色彩,正如atomism、materialism等所體現的,結果是僅僅將其劃入了哲學的學科范疇。且不論科技社會學不屬于哲學范疇,而且對于科學技術活動的現實協調和未來謀劃也都統統不見了。再之,將“論”作為學科名稱,也是不符合我國的學科目錄上的稱謂習慣的。
        因此,可能還是譯作“科學技術學”比較好一些。何況,只要我們翻開英漢詞典就可以知道,Studies本來就具有“學科”這樣的基本含義。
        以上的討論,以及作為學科進行建設時考慮到我國關于學科稱謂的習慣,比如:英文中沒有“學”這種后綴的,如Education,在我國叫做“教育學”;再如:英文中另一種情況,如Japan Studies,既有稱作“日本研究”的,也有稱作“日本學”的。如果按照我們通常的習慣,即作為一門學科時總是叫做“**學”,那么,這最好叫做“日本學”。至于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由于譯成“科學技術研究”會造成不必要的誤解,那么無論是從“不得不”上講,還是從學科名稱習慣上講,譯成“科學技術學”看來是一種可行的現實的譯法?!靶驴茖W【技術】學”,  也就是就是“當代的”科學技術學。

        我國的學科初創期:歷史和共識

        考慮我國的實踐,必須放在主要整個社會文化發展的大環境中來考察,包括要注意到我國曾經有過一個大哲學的時期。那時,許多的人文社會科學都歸結到“哲學”之中或是“哲學”的應用,如果說心理學和社會學學科的歷程從一個側面表明了這種情況,那么,有關科學技術的活動和發展的文科研究基本上都歸于“自然辯證法”就是另一個側面。
        1956年,在十二年科學發展規劃中,提出了作為一門學科的“自然辯證法”。其中第九個研究課題是“作為社會現象的自然科學”。這正體現了我國的自然辯證法從來就不僅僅是“科技哲學”,而且是科技社會學、歷史、政治學、政策學兼而有之的例證。 
        1977年3月中科院理論組、中國科協理論組和中國社科院哲學所自然辯證法室聯合召開的“自然辯證法座談會”之后,作為“科學春天”的到來,經鄧小平圈批,于光遠、周培源和錢三強為召集人成立了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籌委會。作為“全國科學規劃會議”的一部分,《一九七八~一九八五年自然辯證法發展規劃綱要(草案)》中,將自然辯證法定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科學的一個重要門類”,同時又將“科學技術史的研究”、“各門自然科學中的哲學問題的研究”、“總結運用自然辯證法解決實際問題的經驗”等并列提出。 
    方毅在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成立大會的講話中指出:“自然辯證法與科學技術史、科學學和科技管理等結合起來進行研究,日益緊密?!薄敖鼇?,國際上科學哲學和研究有和科學史的研究和科學社會學的研究日益密切結合的趨勢?!?nbsp;
        于光遠則提出:自然辯證法是一個“科學群或科學部門體系”;一方面“作為對自然界的一般規律和自然科學方法論的科學論述的自然辯證法同歷史唯物論處于并列的地位,它也是辯證唯物主義的應用和證明”,這是“狹義的自然辯證法”。另一方面:自然辯證法作為科學群或科學部門“是具有馬克思主義的特色或色彩的諸科學部門的總稱”,帶有哲理性質,但“其中包括許多不屬于哲學的科學部門?!?nbsp; 
        龔育之1980年在“《自然辯證法》在中國——紀念恩格斯誕生100周年”一文中也指出:“自然辯證法的研究同自然科學的理論和方法的研究,同自然科學史的理論研究,同科學學以及科學政策、科學管理的理論研究密切結合,是聯系實際的必然趨勢?!?nbsp;
        科學技術史學會成立大會于1980年10月在北京舉行。  到1983年的第一屆中國科學技術史學會第一屆理事會工作報告中,已經提出了科技史研究“開始深入探討它的規律性問題,走向為四個現代化服務的道路”。而且“應該特別提及的是,近代科學為什么沒有在中國產生?西方科學引進來后我國科學技術為什么發展這么緩慢?這個重大問題最近引起了科技史學界的共同興趣?!蹲匀晦q證法通訊》雜志社于1982年10月在成都開了一次討論會,其結果于今年出版了一本文集《科學傳統與文化一中國近代科學落后的原因》。從政治條件、社會經濟結構、文化背景以及科學技術本身的因素進行多方面的探討?!币簿褪钦f,科技史的研究,與科技的政治學、經濟學、文化和哲學、組織體制論等方面的研究是內在地聯系在一起的。
        1979年7月第一屆科學學學術研討會是由中國科學院學部辦公室、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和自然辯證法通訊社共同發起的。馮之浚在紀念中國科學學和科技政策研究會成立20周年的文章中再一次重申:“自然辯證法,作為科學學的理論基礎?!?nbsp;
        而且,1986年中國首屆“科學社會學學術討論會”是由自然辯證法通訊雜志社主持在廣州召開。
        在我國,1981年恢復、創刊的《自然辯證法通訊》有一個副標題“關于自然科學的哲學、歷史和科學學的綜合性、理論性雜志”,次年改成“關于自然科學的哲學、歷史和社會的綜合性、理論性雜志”并沿用至今。與此相適應,它將原設的“科學學與科技政策”欄目改成了“科學社會學與科技政策”欄目并同樣保存至今。
        事實上,在我國,科學學、科學社會學等學科,都是在自然辯證法的旗幟下催生、衍生和成長起來的。創辦于1979年的《科學與哲學》,第2期就是“科學學專輯”。  而《自然辯證法通訊》自認為“培育和促進了科學哲學、科學技術史、科學社會學等三個學科在中國的生根和發展”。  這也許并非言過其實。

       走向科學技術學

       但是,在后來學科的發展過程中,各個本來有內在聯系的這些學科群卻是分布在不同的(高一級)學科之中的。學理上的共識并沒有得到體制性的保障,其后果是帶來了相關學科沒有得到協調的發展。
        目前,盡管在我國的國家標準中,這四個學科都是存在的,科技哲學、科技社會學、科學學都是作為二級學科分布在其他一級學科之中。而在學位辦學科目錄中,科學社會學、科學學現在都不見了。而科技史作為一級學科,既沒有學科評議組,在種種基金中也沒有專門的“口糧”。目前,大體上可以說,“自然辯證法”(科技哲學)是“有戶口、有口糧、力量大,但戴了一頂小帽子”;而“科技史”是“有戶口、(基本)無口糧、地位高,但有些高處不勝寒”,“科學學”(科技政策和管理)是“不見了戶口、到處能找口糧、最活躍,聯系實際貢獻顯著”,而“科學社會學”的情況更弱一些。相應的三個重要的一級學會是: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中國科技史研究會、中國科學學和科技政策研究會。
        凡是列入其他一級學科之中作為二級學科時,以科學技術某一側面為研究對象的二級學科總是在該一級學科中處于邊緣地位,這已經是有目共睹的了。甚至連科技史,也曾面臨了1986年“擬將科技史從理工類調到哲學類哲學學科下作為二級學科”的風浪?!敖涍^各常務理事特別是名譽理事長盧嘉錫、錢臨照、柯俊,理事長路甫洋和席澤宗親自簽名寫信給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王渝生秘書長多次反映情況,最后終于將科學技術史列為一級學科”。 
       2002年由“中國工程院、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技術協會”聯合主辦的“中國近現代科學技術回顧與展望國際學術研討會”,實際上是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所承辦的,會議論文集包括如下幾個基本部分:科學技術發展與社會文化,“李約瑟之謎”及相關問題,基礎科學、醫學與農林,應用科學與工程技術,科技政策與管理及其他。在一個“科學技術史”為主題的重要會議上,“科技文化”、“科技政策與管理”也堂而皇之進入了殿堂。 
    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所長劉鈍(與俞曉群合作)在“科學史在中國”一文中指出:科學史“特別是與相鄰的學科如科學社會學和科學哲學互相滲透影響,從而構成一個研究元科學的新興邊緣學科群?!?nbsp;
        我們也于2000年的自然辯證法學術年會上發表了“弘揚自然辯證法傳統、建設科學技術學學科群”一文。  
        新的行動也在形成之中,例如,江蘇的18所高校的同行正在積極編寫關于“科學技術學”的著作。再例如,大連理工大學成立了科學技術學系。武漢大學“科學學”交叉科學系列課程中,包括《科學引論》、《科學社會學》、《科學方法論》、《綜合技術學》、《自然科學概念》、《科學技術史》、《交叉科學導論》、《決策學基礎》、《自然辯證法》、《自然科學哲學問題》等課程。  這里恰恰也包括科技哲學、科技史、科技社會學和科技政策這樣幾個基本方面。
因此,新的共識正在形成之中,爭取新的體制保障的共識也在孕育之中。
老一輩學者在紀念中國科學學與科技政策研究會建會20周年的專文中說:“在我國科學學的建設和發展中,廣義的科學學理論研究和教學工作者(其中包括自然辯證法和科學哲學)、中外科學技術史的研究和教學工作者、科技政策和管理工作者(包括各級科委、科協和科技研究機構的管理層)三支方面軍的聯合和協同作戰,是我們的一個優良傳統,應當繼承和繼續發揚?!?nbsp;
        正如科學技術學“一級學科”中包含著四個基本的“二級學科”所表明的,也就是說,要真正建立起來科學技術學“一級學科”,就至少需要四個基本的“二級學科”共同地行動。因此,中國科學學與科技政策研究會、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中國科學技術學史學會,三家的共識和協調,是將“走向”變成為“現實”、將“共識”變成為“體制”的一個必要前提。這三家有內在聯系的、在會員、理事和常務理事也多有交叉的學會,是攜手共進、建設科學技術學一級學科時候了。
       這是歷史的啟示,學理的引導,也是現實的共鳴。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號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技哲學教研部
 郵政編碼:230026  TEL:0551-63600096
优发娱乐|平台登录
<rt id="yssy4"></rt><rt id="yssy4"></rt>
<acronym id="yssy4"></acronym>
<tr id="yssy4"><xmp id="yssy4">
<acronym id="yssy4"></acronym>
<tr id="yssy4"><xmp id="yssy4">
<rt id="yssy4"><xmp id="yssy4">